logo
亲近母语

首页 > 研究院资讯

【各方推荐】薛瑞萍:一本干净的书

作者:亲近母语研究院  发表时间:2016-03-14 16:05:31

      这是一本干净的书。真挚,自然,凝敛——所以格外的漂亮,耐看。

      干净是一种境界,一种勇气,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品味。

      “品味的问题无法争辩。”厄苏拉·勒瑰恩如是说。

      于是,爱干净的人们的相遇,就是一件幸事。

      自然是干净的,美和真是干净的。而善的最高境界,就是对美和真的绝对虔诚——对干净的不懈追求。于是,教室的教育信念,就会向内转化为见识和勇气:拨开花哨和雾霾的障蔽,以“真实、真诚”为终极尺度,冷峻而严厉地审视自己。于是,善与美的芬芳庶几因了这样的冷峻和严厉——真实不虚,沁人心脾了。

      这就是:梅花香自苦寒来,唯大英雄能本色。

      很安静。没有虫声,也没有人声。远处,轻轻的鸟鸣声传来。静寂中,突然有公鸡的一声高鸣,很快又复归静寂。阳光照在池塘上,水很清亮。而早上,水面是结了薄冰的。放在室外的小半桶水,已冻成冰,只是现在,冰都已经融化了。菊花萎谢在枝上,脏污的深棕色抱住中间的黄色花瓣,无力地垂下。杉树满树漂亮的棕黄,地上也是一地棕黄。脚踩过去,它掉落的籽粒便会发出声响。

      莴笋的叶子,有细密的有如迷宫的叶脉。叶脉与叶脉之间之间的部分,鼓了起来。

      爱朝的文字是干净的。阅读这样的文字,不由得让人呼吸轻柔,心尖微紧。因为看云感应到了爱朝一路所行的漫长,以及爱朝面对自然的谦卑。

      麦子已经抽穗了,麦芒耸立着,剑拔弩张的样子,但剥开,尚未形成麦粒,空的。听到了远处“四声杜鹃”的声音。树木的叶子已充分舒展开来,绿色也由浅绿、新绿向深绿和墨绿过渡。洋槐花已开放约十天,似盛期已过,叶子已遮掩了花。农民正在麦田拔一种类似野花的草,水也刚浇过。依然是喜鹊。飞过两只乌鸦。(苇岸《大地上的事情》)

      这是《日有所诵》五年级下卷的一篇。爱朝爱朝,诵读课上听着孩子们葱翠的书声,你是否也和看云一样,蓦然有“今夕何夕,此地何地”的恍惚?蓦然想到一串干净的名字:梭罗、泰戈尔、屠格涅夫、普里什文、厄苏拉·勒瑰恩……这些名字对我们来说,有如天上的星辰、地上的清泉,带来长夜的慰藉、焦渴的润泽——给我们力量,让我们携手。

      爱朝的课是干净的。除非必须,绝对不用多媒体。《雅舍》《大地上的事情》《犟龟》……就那么干净地读,好好地讲。驱除了电子媒体干扰的课堂上,师生与经典直接连接,孩子与老师真诚对话。这种课堂,质朴得让离开课件就不会上课的人们感觉不适。然而爱朝说:“缺乏真实和真诚、只求观赏效果的课堂,其实就是虚伪和作秀,是对童年的污染和浪费。面对儿童,我必须真实和真诚。”

      在今天,敢于放胆践行“真教学”的干净课堂寥若晨星。然而因为爱朝、小安、刘倩,我看到了希望。无论包裹着黎明的黑暗多么厚重,天总是要亮的。

      爱朝的画是干净的。正如她的记录:

      这张画意在表现雨水滴落在泥土上的感觉。效果马马虎虎,只是作画的过程很好玩。把大片的黄色涂抹上,撒上食盐。看颜色在盐的推挤下变化,是极有趣的。然后,在水分晾干之前,抖落食盐颗粒。这一招,是从金修珊奈的《水彩画手绘教室》学来的。

      用文字传达图画的美感是困难的。还不曾尝试过用线条和色彩为自然做笔记的看云,没有资格评议爱朝的画儿。然而看云知道,这些关于普遍蔬菜、寻常花草的忠诚的描摹,乃是从一片干净的心田开放的花朵——美丽世界,净化杏坛。

当前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