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亲近母语

首页 > 首页资讯

中文分级阅读,让儿童开卷有益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5-29 15:46:14

摘要:亲近母语,儿童母语教育领导品牌,母语教育研究,“听说读写”全体系开发,为3-12岁儿童提供高品质的中文分级阅读和母语学习产品和服务。

  亲近母语,儿童母语教育领导品牌,母语教育研究,“听说读写”全体系开发,为3-12岁儿童提供高品质的中文分级阅读和母语学习产品和服务。

  眼下正值暑假,给孩子买几本好书成了不少家长的选择。然而,如何给孩子选书,对绝大多数家长而言,都是一个难题。

  “您的孩子有多大?”向书店咨询,几乎所有的店员都会这样问。

  但知道孩子年龄,依然不能解决问题——很多书店给童书分级,也只能给出诸如“适合8岁以下孩子阅读的图画书”等基于感性、经验基础的文字建议。面对浩如烟海的儿童读物,家长们常常无所适从。

中文分级阅读

  因此,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将选书的权利交还给儿童,任孩子在书海畅游,自觅兴趣。本来,将选书的自由权交给孩子是一件好事,但随之家长们发现,孩子自己选书似乎也存在不少问题。

  首先,孩子们在选择书籍时,普遍会选择稍低于其认知水平的书籍。而这样的选书习惯不利于孩子阅读能力的锻炼与提升。加之市面上的图书质量良莠不齐,孩子们认知水平有限,很难辨别优劣。

  再者,孩子们易受卡通风格的书籍吸引,而由此造成的阅读书单的单一,对孩子而言,不可谓不是一个损失。毕竟在浩瀚的书海里,卡通风格的书籍也只是沧海一粟,如果任由孩子凭着兴趣去选书,可能会错过大量真正有价值的优秀作品。

  而即使是家长帮孩子选书,也并非不偏不倚、均衡用力就可以,而是要根据儿童当前的阅读力,选择适合的读物来陪伴孩子的成长。

  由此,近年来,国内实现儿童分级阅读的呼声越来越高。

  儿童阅读,开卷未必有益

  古人云:开卷有益。当然,隐含的前提是,所开之卷是好书。然而,即便如此,在儿童阅读的世界里,这句话也并不那么简单和绝对。

  心情日记,July 28

  “很多家长和老师为孩子选书,首选是‘经典’,认为这是最保险的做法,其实未必。”长期从事儿童阅读研究和推广的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王林说:“我曾经看到过,在老师为小学三年级学生安排的假期阅读书目中,竟然有《巴黎圣母院》。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这样的经典,显然太深了。”

  什么样的书才是适合孩子的呢?

  在全美儿童文学研究的重镇——美国伊利诺伊大学,研究者们从教学的角度对“合适”一词作出了如下定义:

  “如果一个文本,孩子能够认识其中90%至95%的单词,我们就认为这个文本是适合孩子教学阅读水平的——在这种情况下进行的教学才是有效的。”

  比照这个标准,他们还将更容易的文本定义为独立认知型,更难的文本的文本则被定义为挫败认知型。挫败认知型是不适合阅读教学的。

中文分级阅读

  对于儿童来说,阅读独立认知型文本,索然无味,且不利于其阅读能力的锻炼和发展;挫败认知型文本过于艰深,会挫伤他们对于阅读的兴趣。

  分级阅读,势在必行

  分级阅读所做的正是定位与匹配的工作,即根据儿童不同发展阶段的心理特点和认知水平,提供给儿童兴趣、难度适宜的分级读物,让他们的阅读能力在不同阶段都能得到理想的发展。

  儿童分级阅读,体现了以儿童为本的精神。对家长来说,为其给孩子选书提供了帮助;对孩子来说,培养了他们一生的阅读兴趣。

中文分级阅读

  目前,在国内,很多教师尚未接触过分级阅读的概念,更缺少分级阅读的意识。中国作家协会儿童文学委员会副主任王泉根,就深深有感于日本童话书《活了100万次的猫》在国内幼儿园推广时遭遇的尴尬。他说:

  • “幼儿园老师们看的津津有味,但当老师们把这个故事讲给孩子听时,孩子们却目瞪口呆。”

  •“为什么孩子们听不懂?原因很简单——虽然这是本图画书,但讲述的却是‘为谁活着才有价值’这样深刻的生命哲理。在日本,它是成人读物,经常被当作为男女青年的婚礼赠品;而在我们这里,却被当作儿童读物向幼儿园孩子推广。”

  这个事例,也从侧面反映出儿童分级阅读的必要性。

  此外,中国的教师、家长们对孩子阅读水平的了解也一直处于空白状态。在这些因素的驱使下,加上新课标对儿童课外阅读的高要求,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发展,为儿童分级阅读的实现提供了契机,做适合中国儿童的分级阅读,势在必行。

  中文分级阅读,仍待研究与探索

  分级阅读在国际上的发展已有较长的历史,例如蓝思分级阅读、美国阅读促进计划、A-Z分级法均已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分级阅读理论和应用实践体系。

  蓝思分级阅读的评估标准包括两部分。

  • 一是语义标准,如单词出现的频率;

  •其次是句法标准,如句子长短,长句一般较难分析和理解。

  在这两个维度上,蓝思通过统计学的方法完成分级阅读标准的建立。

  然而,中文相较英文的“天生复杂性”,决定了中文分级阅读具有更高的难度,也需更加深入。英文分级阅读的评估标准,中文可以参考,却无法直接套用。

  此外,如果说语义标准和句法标准尚可量化、或用方程式计算。那么,文本中所蕴含的思想内涵、情感、意境,乃至哲学意味等抽象的因素,是没有办法直接量化的。

中文分级阅读

  正是这一点决定了蓝思分级阅读的局限性,即它只能适用于文学性稍弱的文本,对于文学性稍强的文本,如诗歌,蓝思也很难对其进行难度分级。中文分级阅读目前也面临着相同的困境。

  而在具体落实分级阅读的过程中,由于每一个儿童个体存在较大差异,这个标准无法适用于每一个儿童。

  另外,分级阅读的目的是帮助每一个儿童读到适合自己的读物,因此,我们不能教条地理解,机械地运用,将其变成对儿童阅读的限制和捆绑。

  小步读书 ,解决你的选书之惑

  小步分级阅读成长计划,是为6-12岁儿童量身定制的分级阅读解决方案。

  小学六年时间,小步将为每个孩子提供1440篇单篇阅读文本,72本整本书,与216本拓展书目。这些书目凝结了亲近母语研究院十余年来对儿童阅读的研究成果。

  研发团队以6-12岁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为依据,根据不同年龄段孩子的阅读特点和需求,遵循儿童性、经典性与教育性的原则,层层筛选文本,旨在为不同阶段的儿童提供难度适宜、类型丰富的文本,满足他们高品质的课外阅读需求。

中文分级阅读

  在单篇阅读文本的择选上,小步读书兼顾不同的阅读目的,甄选文学类和信息类文本;文体类别多样,涵盖童诗、童谣、现代诗、古诗、散文、童话、故事、小说、传记、议论文、实用文以及非连续性文本等;内容则涉及文学、历史、艺术、科学、哲学及日常生活等多个领域。

  整本书择选的部分,则以亲近母语每年修订的中国小学生分级阅读书目为主要参考。亲近母语自2005年来,在整本书的阅读和测评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实践。

  小步读书选出了72本适合各年龄段孩子阅读的优质书籍,从检索与提取、推论与判断、整合与解释、评价与鉴赏四个能力维度出发,科学提高孩子的阅读力。

当前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