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亲近母语

首页 > 首页资讯

腾讯教育:亲近母语从儿童出发

作者:管理员  发表时间:2015-05-19 17:27:00

      母语教育以其无可比拟的突出地位和重要性,历来得到各个国家和民族的推崇和重视。然而,当前我国对小学母语教育的重视程度还不够,小学语文教学还存在很多的不足。近日,“亲近母语”的创始人徐冬梅在接受腾讯教育的采访时表示,亲近母语要从儿童出发,培育有中国根基的世界公民。

亲近母语从儿童出发

      针对目前小学语文教学的状况,徐冬梅表示,在国家启动第八次教育课程改革以后,语文课程的构建和各种探索更加丰富了,但总体来说,小学语文课程还是以教教材为主。“一篇课文要教两三个课时,其他大量的时间,要让孩子们组词、造句,做各种各样的习题。这种学习方式,严重忽视儿童的生命体验,没有充分认识阅读在语文学习中的核心地位,阅读量严重不足,学习的内容不是孩子感兴趣的,老师讲课的话语方式,也不是孩子喜欢的。

      在徐冬梅看来,语文课程应该建立一个更全面、更丰富的母语教育体系,她构想的小学语文课程应包含四个层面。首先,孩子必须具有最基础的母语应用能力,包括作为一个未来公民必须具备的听说读写能力,在小学语文课程中,这些都要落实,大部分学校对阅读的重视还不够,所以在这个基础部分,课程上要有落实。第二,小学语文课程,还应该是文学教育,听说读写不是单纯地通过训练去学习,要根据儿童的年龄特点,在文学教育和语言教学之间找到一个好的结合点和平衡点。第三,小学语文教学必然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传统文化教育过程,如何在小学语文教学中,展开适合儿童的传统文化教育,这是我们要关注的内容。最后,小学语文教学根本上还要从一个民族的价值观、思维方式、审美情趣等层面进行深入思考,完整构建语文教学课堂。

      “我们的教育实际上是帮助儿童成为最好的自我。儿童是一个特殊的生命阶段,每一个儿童都是一个特别的生命个体。如果作为一个教育者根本不了解儿童,不知道他们此刻需求什么,对什么感兴趣,什么样的学习方式和内容适合他们,教育是不可能达到效果的。所以发现儿童,从儿童出发,坚持儿童本位应该成为小学语文教学的第一工作。”徐冬梅老师这样强调。

亲近母语从儿童出发

      作为“亲近母语”的倡导者,徐冬梅当然对这个概念有着更深刻的理解。她指出,母语应该有四个不同层面的涵义,第一层,从字面意义上来说,母语就是妈妈说的话,奶奶唱的歌谣;第二层,母语是指乡音土语。推广普通话绝对不能以牺牲方言为代价,没有故乡的人是很可怜的,丰富的方言是母语发展的基础,也是我们精神的故乡;第三层,母语是指是现代汉民族的共同语。当然现代汉语的形成,是一个不断丰富和发展的过程。要学好现代汉语,也要充分地了解我们国家和民族文化发展的历史,认真汲取和学习我们的母语发展过程中产生的优秀的文化。第四个层次,母语也包括那些用母语翻译的人类的优秀文化。我认为它是母语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不能想象如果没有泰戈尔,没有安徒生,如果没有那些的翻译过来的优秀作品,我们的母语会怎样?这也是“亲近母语”选取一定量的外国童诗、童话、动物小说给孩子读的原因所在。

      徐冬梅提出“亲近母语”的主张是基于对儿童的个人成长和国家的未来发展的一种思考。她认为,“对于儿童个体来说,如果不能很好地学习本民族的语言和文化,他是没有根基的人,是个空心人。我们的教育目标,是培育具有中国根基的世界公民。从国家整体发展的角度来说,这个问题同样非常重要。日本、法国等很多国家,都非常重视对母语的教育,而没有像中国把外语放到这么重要的一个位置。近两年,我国已经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回归母语,降低外语分数,将外语变成社会化考试。”

      “亲近母语”的提出还有出于儿童语文学习的考虑,徐冬梅告诉记者,“十多年前,我们发现孩子们对语文学习没有兴趣,甚至讨厌语文。举例来说,曾经在一些学校,孩子们高考以后把语文书全部撕掉、扔掉了,为什么会这样?孩子小时候那么喜欢听故事,为什么长大了以后,就变得不喜欢学语文了呢?这里面是有问题的。实际上我国的语文教育体系出了很大问题,这种教育让孩子们失去了语文学习的兴趣。于是,我们鲜明提出亲近母语的主张,主张亲近儿童,主张将儿童文学,儿童阅读引入到语文教学当中来。”

亲近母语从儿童出发

      对于目前中国儿童的普遍阅读能力,徐冬梅表示并不乐观。在她看来,儿童阅读虽然推广了十多年,但地区悬殊非常大,在一些阅读推广比较好的地区和学校,孩子们的阅读环境和阅读量比较好。但是在整体层面上,还存在很多的担忧。具体包括:城市的孩子们被电视、电脑、游戏、电玩所包围,阅读的时间很少,阅读的图书质量不高;农村的孩子资源缺乏,不能得到好的图书阅读;儿童阅读推广逐渐深入,有些校长、教师、家长已经有了有很好很强的意识,他们的学生、孩子会幸运一些,但大多数的教师、家长还不是很认识到儿童阅读对孩子成长的重要性,更缺乏指导的能力。

      儿童阅读并不等于语文教学,但推广儿童阅读益处良多。儿童阅读并不仅仅是学习阅读的内容,更重要的是,孩子有了阅读能力以后,可以进行更丰富的科学阅读、社会人文阅读,百科阅读等等,这对于孩子其他方面知识的学习,起到非常好的作用。在发达国家,儿童阅读都是基础性的核心教育工程,是由政府推动的。儿童阅读很重要,社会实践、亲密自然、让孩子们做更多的活动,也很重要。我们突出这个部分,只不过由于这个部分确实是教育当中最重要、最核心的部分。

      小学的母语教育是在儿童掌握最基本口语后,实施的有计划母语学习的初始阶段。儿童母语学习必须是有意义的精神活动,而绝不能变成毫无意义的字词句篇的工具化的训练。因此小学母语教育的首要任务应该是为儿童提供更丰富、更优秀、更和儿童的深层心理结构对接的阅读材料和母语学习环境。其次,儿童的语言发展一定是在言语实践中完成的。也就是说,儿童必须在听说读写过程中学会听说读写。而阅读是母语学习的核心环节,是最重要的言语实践活动。再次,儿童母语学习的过程也是他们精神成长的过程,是语言文字的运用能力、文学素养、传统文化素养、生命智慧共同成长的过程。

亲近母语从儿童出发

      关于中国目前的教育体制和现状,徐冬梅表示说,“我们一直在呼吁,要开放办学自主权,让更多的教育理念融入进来,但就目前情况来说,开放性是不够的。应在保证基本方向的情况下,进行课程创新,从儿童出发,关注孩子成长,包括培养孩子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让孩子改变这种应试教育的惯性。应试教育,让孩子们变成片面发展,我们过分地强调了知识的教育,过分地采用了工具化的教学,没有充分重视知行合一,没有让孩子参与到社会生活、社会实践当中去,这些问题都是值得充分重视和更进一步地探索。”

      在过去的14年中,徐冬梅和她的团队一直在倡导儿童本位的母语教育理念,并研发了从儿童出发的可执行的系列阅读课程,包括儿童诵读、儿童吟诵、主题阅读、图画书等课程,供乡村、城市的老师们根据自身情况去选择实践。他们们致力于亲近母语课程的实验,有近300所实验学校进行和参与了亲近母语实验。在此基础之上,他们与各方面的朋友合作,在全国建立了10所合作基地学校,全面实践儿童阅读课程,开展书香校园建设。徐冬梅和她的团队在亲近母语教育和推广儿童阅读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在未来的日子里徐冬梅将致力于打造儿童阅读和母语教育的专业平台,具体的规划主要包含四个部分:第一,在研究部分,致力于成为一个促进儿童母语教育改革的平台性机构,围绕儿童阅读和儿童母语教育方方面面,凝聚国内外的专家进行研究和讨论。第二,努力成为一个研发平台,围绕着为学校、家庭提供儿童阅读和母语教育的综合解决方案,进行各种微课程和整体课程的研究和研发。第三,努力成为一个服务和推广平台,我们打算培养三百名为“点灯人”的更高阶的“种子”教师,既能够在当地学校、班级开展实验,也能带动当地的儿童教育改革。第四,考虑建一种体制外的社会化教育体系。跟移动互联相结合,把原来系列课程跟移动互联结合,开发儿童母语应用的系列APP产品,这是我们一个重要的方向。”

      从徐冬梅身上,我们看到了语文教育改革和普及儿童母语教育的曙光,她十几年的努力和探索让我们心生敬佩。希望中国的教育体制能够打破垄断,允许更多有见识的专家学者,参与到课程改革、教育创新中来。让我们一起期待,中华文化的觉醒和回归,为孩子点亮一盏灯,成为具有中国心的世界公民。

原文链接:http://edu.qq.com/zt2014/childreading/index.htm

当前文章标签: